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国际组织人才信息服务 > 在华国际组织

联合国在华40周年:专访开发计划署副驻地代表戴文德

发布日期:2019-04-04 来源:国际司 浏览: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是联合国系统内致力于发展事业的最大机构,在大约17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工作,致力于实现消除贫困、减少不平等等发展目标的实现,并帮助各国制定政策、加强机构和适应能力,因此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联合国开发计划署1979年进入中国,与改革开放同步,是第一批在中国开设办事处的联合国机构之一。40年来,开发计划署借鉴世界范围内的发展经验,协助中国制定解决自身发展挑战的方案,在中国实现现代化的发展进程中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联合国在华40周年”系列报道的第二集。联合国新闻专访开发计划署副驻地代表戴文德(Devanand Ramiah),请他畅谈中国在过去40年所发生的巨大变化,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这40年当中在发展方面对中国给予的支持。
联合国驻华办事处对开发计划署副驻地代表戴文德
戴文德在位于北京使馆区的联合国驻华办事处接受了的采访。他表示,开发计划署在华工作的目标,是为中国政府提供连贯、有效、高效的支持,从而帮助其达成国际社会一致同意的发展目标,包括可持续发展目标。过去40年来,开发计划署与政府、其它联合国机构、公民社会和其它发展组织在治理、减贫与平等、能源与环境等领域开展合作。此外,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还专门就南南合作展开工作,帮助中国与其它发展中国家分享发展经验。
“对40年来取得的成绩感到骄傲,同时这也是一个令人怀旧的时刻。在过去的40年当中,目睹了中国的增长和发展轨迹,同中国一道走过了这一奇迹般的历程,见证了中国所取得的伟大成就。看到这些实实在在的变化,我认为整个联合国系统,包括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都为自己在其中所做出的贡献感到自豪。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副驻地代表戴文德
中国巨变
戴文德在专访中表示,中国在减贫方面取得了重大成功,使近8亿人摆脱了贫困,这是一项无以伦比和非常独特的成就,对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也正在做出重要贡献。目前中国正致力于在2020年前减少极端贫困,从人类发展指数来看,从1980年到2017年,中国实现了86%的跃进。
他指出,以前中国被界定为“正常的发展中国家”,但之后将被界定为中上等收入国家。从明年开始,开发计划署在中国发生的大部分当地成本将必须由本地政府承担。他表示,这种情况并不仅仅发生在中国,这也是许多其他国家采用的模式。马来西亚是另一个已经达到这一水平的国家。
据戴文德介绍,开发计划署的全球架构由其战略计划决定,该战略计划由执行局核准;就国家计划而言,开发计划署需要根据总的战略规划同驻在国政府协商制定。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的工作受开发计划署亚太局的领导,每年都会将工作报告上报纽约总部,但日常工作按照执行局和中国政府批准的工作计划展开。
他说,“开发计划署仍然在许多达到中上等收入门槛的国家存在,其关注的重点将侧重于政策和不同类型的发展挑战,它的存在将由相关政府资助,目前正在同中国政府就此进行磋商。从中国政府那里听到的所有信息都是,他们希望开发计划署和其他的联合国系统机构能够继续留下来,但究竟将以怎样的一种形式留在中国还在讨论之中,这也是目前在为2021年后规划的一个核心内容。”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苗绣学堂”项目中,苗族绣娘向戴文德讲述项目对自己生活的巨大改变
据戴文德介绍,开发计划署最初的项目侧重于技术支持和能力发展。“例如,当时的合作项目包括如何扩大中国的蔬菜品种,因为当时中国的蔬菜主要是大白菜等少数几种蔬菜,开发计划署决定帮助中国推广菜花的种植。”此外,在提高能源效率、减少贫困和加强治理方面,开发计划署在过去40年中一直在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变化而提供不同的项目支持。就合作项目的数量和项目交付的数量而言,开发计划署在中国是联合国机构当中规模最大的一个组织。它之所以能够“独占鳌头”的一个原因就是它的整合能力。
戴文德说,“关注社会环境和发展贫困等多个层面,将所有因素结合在一起,而不仅仅局限于一个方面,致力于促进人类发展所需的各个方面的进步。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所做的大部分工作都与其他联合国机构正在做的工作相关联。尽可能与联合国其他的机构开展合作,例如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融资平台方面开展合作,同妇女署、人居署和教科文组织开展合作。还有,在促进权利保障方面,同艾滋病规划署合作,还同人口基金、世界卫生组织、儿童基金会和农业发展基金共同合作。”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团队 
戴文德在专访中指出,开发计划署的一个旗舰项目就是可持续发展目标项目的整合,在这方面,中国正在做一项非常独特的工作。他说,“中国国务院批准太原、深圳和桂林为可持续发展的试点地区。在这三个城市进行试验后,将可持续发展在地方上实施所取得的经验横向在其他类似城市进行推广。桂林以旅游为主,深圳像新加坡一样有着大城市所面临的挑战,而太原则相对贫穷。开发计划署作为联合国唯一参与的机构,目前正在这三个城市中与中国科技部合作,开展协调,致力于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本地整合。”
开发计划署也在同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就公共建筑的改造开展合作。“中国有大约20万所公共建筑,包括学校和医院,总面积为84亿平方米,它们占中国二氧化碳总排放量的5.4%,改造其中一些建筑并开发建筑技术是正在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合作的另一个大项目。另一个合作项目提供照明的能效,一直在建立全球碳排放交易系统上做出努力,”他指出,“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交易市场,开发计划署在这一系统的建立过程中提供协助。《蒙特利尔议定书》规定了许多需要履行的全球义务,开发计划署在支持中国自然资源部和生态环境部履行这些义务。此外,还在保护生物多样性方面同中国进行合作。”
此外,开发计划署还在能源和环境方面开展大量工作。戴文德说,“正在进行氢经济项目,中国的能源结构在发生变化,在可再生能源组合方面一直处于世界的领导地位,在这样的一种组合中,氢气是一个重要来源。正在研究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商业化,支持政府开发氢燃料电池技术,然后帮助将这一技术普及化。”
戴文德表示,今年除了将可持续发展目标本地化在桂林、深圳和太原实施试点并向其他城市推广的工作之外,开发计划署还将建立可持续发展目标融资平台的推进作为一项重要任务。他说,“目前,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每年有5万亿到7万亿的资金缺口,需要在政府渠道之外,寻找新的创新性融资机制和合作伙伴,以弥补这一资金缺口。就此,需要利用一切可以加以利用的投资机制、慈善基金、国际融资和风险资本,发挥私营部门的作用,将其注意力吸引到可持续的发展目标之上,共同打造这一融资平台。这一平台已在去年得以建立,将与的合作伙伴一起在今年继续推进这一平台的工作。”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启动“氢能探索团”
发展之路
戴文德表示,中国创新工作走在世界的前列,人们经常会说中国的创新速度可以比喻为它在一周所发生的一切在其他地方需要三周的时间才能发生。开发计划署将努力与中国政府合作,利用这些创新,促进当地需求的发展,但同时也将考虑如何在其他国家推广这些创新。开发计划署同时在考虑加强与中国“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的合作,利用相关的技术和资金来支持该署在其他国家,特别是同“一带一路”有关的项目上开展工作。
“中国正在成为建立在‘一带一路’基础上的南南合作服务的提供者,中国正在分享他们在过去所取得的一些发展知识,”戴文德说,“在这一背景下,开发计划署有很大的兴趣,在南南合作和全球伙伴关系的框架下与中国政府开展合作。”
“作为一名发展实践者,此时能在中国亲眼观察中国的发展实践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中国的演变、甚至是在开创一条新型的发展之路这一点令人关注。中国是如何实现它所取得的成就这一点值得人们去研究和思考,” 戴文德说,“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了一个有关改革开放40年的展览,人们首先看到的东西是粮票,40年前中国人因为食物配给而使用粮票,当你再向前步行200米时,你就会看到中国的太空计划,然后是水下探索,接下来就是聚变能源的使用。从粮票到这些尖端科学成就,中国经历了划时代的改变,使8亿人民摆脱了贫困。我不想涉及政治,但作为一名发展实践者,我想从中得到启迪。所以我真的很幸运,能在这个时候来到中国工作。”
戴文德表示,中国的制度有其独特性,但它的某些发展经验值得世界其他地方的国家借鉴,许多国家也对此怀有浓厚的兴趣。开发计划署将在南南合作的框架下,在世界其他地方开展的一些项目中推广中国的成功经验。戴文德认为,从某些标准上看中国已位于发达国家行列,但中国同时存在中低收入国家的欠发达的状况。以10个西部省份为例,那里仍然存在大量贫困现象;在平衡环境和发展方面,中国仍然面临挑战。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仍然还有许多发展工作要做,仍可从联合国的存在中获益。
(来源 联合国)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