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擊風險 “魚刺圖”新裝上陣
發布日期:2019-03-26                               打印本頁
瀏覽次數:

  “社保經辦機構涉及的業務少說也有數百項,社保基金風險之多可見一斑,但‘魚刺圖’可以把風險點轉為監督點。”不久前,記者衝著“魚刺圖”管理抵達成都市武侯區社會保險事業管理局時,恰逢2018版“魚刺圖”新鮮出爐。武侯區社保局局長李洪說話間便將一幅嶄新的“武侯區社保基金監督管理及風險控製流程圖(魚刺圖)遞到了記者手中。     

  化繁為簡 

  在這幅形似完整魚骨的彩圖中,記者看到,12個科室、53個崗位宛如一根根魚刺,按照“兩條主線、兩個循環”規律生長。“兩條主線”中一條為區社保局內部監督管理流程線,另一條為風險控製流程線。“兩個循環”是在藍色實線框內沿箭頭方向形成區社保局內部監督管理和風險控製循環,其中黑色實線箭頭方向為內部監督管理循環,紅色虛線箭頭方向為風險控製循環。 

  “根據各業務經辦項目和權限,按照‘對基金安全影響程度’‘涉及基金量的多少’以及‘可能造成的社會影響’等指標,把業務風險分為三個等級——‘一級’表示‘非常嚴重’,圖中用紅色標注;‘二級’表示‘嚴重,圖中用藍色標注;‘三級’表示‘存在影響(圖中暫不標注)’。同樣,廉政風險也分為3個等級——A級是‘非常嚴重’,用紅色標注; B級是‘嚴重’,用藍色標注;C級是‘存在影響(圖中暫不標注)’。工傷保險待遇核定、死亡待遇核定、省外養老保險關係轉入、被征地農民參保登記、視同繳費年限認定等25項業務被評定為一級風險。” 李洪說。 

  據武侯區社保局綜合受理二科負責人陳柯錠介紹,早在2014年初,武侯區就建立了政府主導推動、部門聯動互動、多維度立體監管的社會保險基金監管體係,即打破人社係統在社保基金經辦和監管上“一肩挑”模式,以(武侯)區政府辦名義出台《成都市武侯區社會保險基金監督管理實施細則》,全區實行人社、審計、財政、紀檢監察部門獨立監管;監管級別提升到政府層麵,實行區政府分管副區長牽頭,多部門參與的監管體製;監管主體上,引入(武侯)區財政局、審計局等12部門,並建立每季度召開一次的基金監管工作聯席會議製度,通報、分析、研究社保基金監管中的相關情況和重大問題。在上述製度指導下,2014年下半年,武侯區借鑒現代企業質量控製管理及關鍵因素分析原理,創新建立了《武侯區社保(醫保)基金監督管理及風險控製流程圖》,即按照一條魚的形狀,把社保業務作為一根根魚刺全麵梳理。 

  “每年都會主動報請區審計局對自己的各項社保基金及業務經辦情況進行定期審計調查,同時委托有資質的會計事務所,對協議服務機構和財政專項資金使用單位的基金收支情況,開展不定期的專項審計調查。審計部門的同誌也很歡迎‘魚刺圖’,因為社保業務經辦體係非常複雜,但‘魚刺圖’最大的功效就是化繁為簡,尤其2018年這個版本,把複雜的業務經辦管理係統和風險防控係統簡化為‘兩條主線、兩個循環’。有了這張圖,那些長期隱散於後台、易於違規辦理的經辦權限,就被紅、藍這樣的重點顏色,AB這樣的重要風險等級給公開出來。” 李洪說。     

  精準“點穴” 

  相比2014年創建的“魚刺圖”, 2018版“升級”了什麽?李洪的回答是:2018版“魚刺圖”對於風險點的控製更為精準。 

  記者也對新舊兩版“魚刺圖”進行了對比。2014版“魚刺圖”雖然確定了27個業務風險點和51個廉政風險點,並且劃分出風險等級,但它同時也反映,當時武侯區社保局的經辦科室,是按險種或單一業務類型設置,如征集科、退管科等等。因此2014版“魚刺圖”顯示的是同一項業務,在單一科室內部不同崗位間,從受理到審核再到撥付的風險等級和風險點。 

  2018版“魚刺圖”上,可以看出武侯區社保局按業務初審、複審、終審三段式經辦環節,綜合設置了綜合受理一科、綜合受理二科、業務審核一科、業務審核二科、業務審核三科、支付結算科、檔案管理科、權益科、統計分析科、機關事業養老保險科等12個科室、53個崗位。因此2018版“魚刺圖”顯示的,是同一項業務,在不同科室不同崗位之間受理、初審、複審、終審、支付結算的風險等級和風險點。換言之,2014版“魚刺圖”顯示的社保業務流程簡單,風險點標注單一;2018版“魚刺圖”對風險的反映更全麵、更加有針對性。比如,對重大風險業務(一級業務風險、A級廉政風險)有配套的單項業務經辦流程圖,即圖中可以清晰看到業務資料風險點和係統操作風險點。 

  據了解,2018版“魚刺圖”是按照社會保險標準化建設的要求,結合綜合櫃員製業務流程再造,進一步完善標準化的基金監督和風險防控體係而來。2017年前後,武侯區人社局確立了綜合櫃員製“三三製”總體改革思路,即經辦服務“三個一”:一站服務、一窗受理、一次辦結;經辦環節“三段式”:綜合受理、業務審核、支付結算;崗位授權“三分離”:綜合業務崗位授初審權限、業務審核崗位分授複審和終審權限、支付結算崗位授支付確認單權限。綜合櫃員製“三三製”改革打破了原有的按險種、按科室經辦業務的傳統模式。新模式是將所有業務細分為即時辦結和限時辦結二大類,即時辦結業務一窗受理、一次辦結;限時辦結業務由綜合業務科室窗口受理初審,再交由業務審核科室窗口進行複審和終審,審核通過的各項社會保險待遇交由支付結算科室負責出具支付確認單,並按審批程序簽批後交基金財務部門支付。業務辦理結束後,以短信方式告知參保人或由參保人在市人社局網站上查詢。據此,武侯區社保基金監督管理及風險控製流程圖(2018版“魚刺圖”)也升級為“三三製”設計,即“三級風險”“三級管控”“三個獨立監管機構”。“三級風險”指將業務風險及廉政風險分三個等級進行監督;“三級管控”指將區社保(醫保)局內部基金監督和風險控製流程按初審、複審、終審三個環節進行管控;“三個獨立監管機構”是將基金外部監督分為紀委(監察)和行政監督、社會監督、基金管理中心監督三個獨立的監管機構。 

  “針對每一個風險點,都完善了相應監管製度,並且對流程進行了優化。這樣做的目的,不僅是為參保單位和個人提供更加便捷、可及的社會保險公共服務,而且對於風險點的控製也要更加精準。比如被評估為A級風險點的“省外養老保險關係轉入”業務,以前一名經辦人員就可以完成全部審核流程,當“同一項業務由同一人全程辦結”的風險被梳理出來,武侯區社保局改變授權管理,即現在辦結這項業務,需要3個崗位的工作人員分權限共同完成。”李洪告訴記者。     

  無人“隱形” 

  引入“魚刺圖”管理,最終的目的是要通過清晰標注風險點和管控點,進而將基金監督和風險防控落到實處。為此,武侯區社保局在武侯區委編辦和區人社局的大力支持下,設立了專職內部審計科室---社會保險風險控製科(以下簡稱“風控科”),風控科不承辦任何業務,牽頭負責業務風險控製製度建設和流程設計,負責內部審計工作,由社保局長直管,與局內其他業務科室既是平行關係,又對其業務風險及經辦過程實施監督與內部審計。科室編製暫定4人,配備專職審計人員2人。與此同時,武侯區社保局多次召開局務會,在廣泛征求各科室及駐人社局紀檢監察室意見的基礎上,製定了《成都市武侯區社會保險事業管理局內部審計辦法(暫行)》(以下簡稱“辦法”)。按照“辦法”,社保局各業務科室和區屬各街道辦事處社保經辦點,所有正式編製和聘用合同製人員經辦的所有業務均為內部審計對象。 

  “的內部審計已經規範化,一共7個程序——製定審計計劃;組成審計小組;下達審計通知;實施審計;審計溝通;提交審計報告;下達審計整改意見書或上報審計整改建議書。其中審計報告的內容,也按照規範化要求,必須包活審計概況,審計依據,審計結論,審計意見或建議。綜合櫃員三三製總體改革之後,局針對無風險業務要求即時辦結;對於涉及待遇支付的風險業務是限時辦結”,因此有重大業務會審製度。也就是說,對於涉及參保單位和個人社保待遇和個人權益業務經辦過程中出現的疑難問題和有異議的問題,要根據需要不定期召開重大業務會審會。”陳柯錠說。 

  在一份20181019日支付結算科提交的“武侯區社保局重大業務會審申請表”上,記者看到,結算科填寫的匯報事件是——公亡待遇支付:2018128日淩晨00:55分,陳某騎電動車下班途中,經過龍泉驛區成簡快速路8.6公裏處路段發生交通事故受傷,經成都航天醫院搶救無效,確認其因“重型顱腦外傷、車禍傷”於2018128日死亡,經成都市龍泉驛區人民法院(2018)0112民初2569號民事判決確定陳某承擔此次交通事故同等責任。成都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認定工傷決定書 編號:【201804-704  工亡 報銷金額:1.一次性工亡補助金 撥付標準2017年全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396×20=727920  2.喪葬費  撥付標準2017年本市職工月平均工5424.83×6=32548.98  以上兩項共計支付金額:760468.98元。政策依據為:《工傷保險條》《四川省基本醫療、工傷、生育藥品目錄》川勞社辦【200484號文……後來會議決定:其工亡待遇符合政策規定,予以撥付。記者觀察,在支付結算科提交的那份“武侯區社保局重大業務會審申請表”上,簽下名字的有李洪、孫書琦、楊波、李向陽、許靜、楊雨、楊玲等8人,其中武侯區人社局監察室主任程潔作為“監督室”成員名字也赫然在列。 

  而記者隨手翻找的一份201849日的《成都市武侯區社會保險事業管理局會議紀要》,也有類似詳細記錄:社保局李洪局長在213會議室組織召開業務會審會議。關於賈某養老保險重複繳費相關問題。賈某,2004年至2012年繳納養老保險104個月(其中2005年至2006年在市本級繳納16個月),征地一次性繳費60個月。其認為養老保險已累計繳滿180個月,符合養老待遇領取條件,不願繼續繳費,要求辦理相關退休手續。會議議定:清退重複繳費年限所交養老保險金,同意由參保人自主選擇一次性補繳16個月養老保險時間段。記者注意到,這次會議除局長李洪外,武侯區社保局副局長孫書琦、楊波、風險控製科科長李向陽、支付結算科負責人楊雨均在參會之列,其餘還有張鵬、王惟等共計13人。對此陳柯錠解釋,重大業務會審會通常由局長主持,副局長、統計分析科、內部風險控製科、議題提議科室科長及相關人員參加。但會議原則是堅持民主議事,局長末位表態。 

  “會審會上,經辦業務科室或工作人員匯報會審事項的具體情況,提出處理建議;參與會審的人員有不同意見的,形不成審議結果,以無記名方式表決,超過參會人數三分之二的表決結果作為議決結果。這就是說,防控基金風險,有賴體製、機製、信息技術等多方麵的支持。比如在繪製‘魚刺圖’的同時,首先依托了成都市社保風險管理係統、成都市社保經辦管理服務現代治理體係信息係統平台。這兩個係統與業務係統緊密結合,對社保業務經辦實現了實時動態監管、靜態分析、事前事中事後全過程控製。其次,依托了省級風險防控平台,實現及時對基金風險疑點數據進行篩查,提升基金監督效能。再者,自主開發‘武侯區社會保險數字檔案室信息管理係統’。這是一套集檔案錄入、圖片上傳、查詢等內容為一體的業務檔案電子化係統,可以實現數據對接和現場同步網審。這個係統的使用,大大提高數據檢索速度和審核效率,有效地降低了業務經辦的風險。”李洪說。 

  據了解,從2014年引入“魚刺圖”管理到2018年升級“魚刺圖”,武侯區社保局共接受四川省、成都市相關行政部門關於對經辦風險管理專項行動評估檢查、用人單位補繳社會保險費專項檢查、醫療保險經辦風險管理交叉檢查、區委巡察組巡視等各項外部監督共計20餘次,部分監督檢查反饋有極少數業務存在材料缺失或手續不完善的情況,但各類監督檢查結果中均未存在有違規經辦業務的情況和工作人員違紀違法行為。 

    

(作者:張苗  單位:中國社會保障雜誌)